浙江省高二語文學考文言文基本篇目復習

中學語文教學資源網教學文摘備課資料 2021-07-04 手機版


《勸學》

【作品鑒賞】

《勸學》是一篇論述學習的重要意義,勸導人們以正確的目的、態度和方法去學習的散文。從謀篇立意上說,文章生動地論述了學習不可以停止的道理,勉勵人們要善于利用客觀條件,積少成多,循序漸進,堅持不懈,專心致志地進行學習,以培養自己的品德,增長知識。

從層次結構上看,文章著重論述了學習的重要意義以及應有的態度和方法。第一段,首句提出中心論點,然后論述學習的重要意義。第二段,論述學習的作用。先正面闡述學習的顯著效果,接著闡述良好效果的取得是因憑借外界的條件,最后推論人需要通過學習來改造自己、提高自己。第三段,說明學習應持的態度。又分為三層:第一層,說明知識需要積累;第二層,說明學習貴在持之以恒;第三層,說明學習必須專心致志。三層意思層層深入,嚴謹周密。

文章把深奧的道理寓于大量淺顯貼切的比喻之中,運用比喻時手法又極其靈活自然、生動鮮明。如文章首段連用五個比喻,從不同的角度和側面來闡述“學而不可以已”的道理。

從形式上看,《勸學》中的比喻靈巧多樣,運用自如。闡述觀點、論證道理,有的從正面設喻,有的從反面設喻,有的單獨設喻,有的連續設喻;有的同類并列,有的正反對照;有的只設喻而把道理隱含其中,有的先設喻再引出要說的道理?傊,鋪錦列繡,無所不用。文中還用了一些排比句式,讀起來語氣暢達,極有氣勢。鮮明的對比,強烈的反襯,增加了說理的分量。

總之,荀子的文章素有“諸子大成”的美稱,旁征博引,說理透辟;行文簡潔,精練有味;警句迭出,耐人咀嚼。

一.通假字

1.輮以為輪(“輮”同“煣”,用火烤木使其彎曲)

2.雖有槁暴(“有”同”又”,再次!氨蓖捌亍,曬干)

3.則知明而行無過矣(“知”同“智”,智慧)

4.君子生非異也(“生”同“性”,資質,稟賦)

二.重點字詞

1.木直中繩(合于)

2.金就礪則利(靠近)

3.聲非加疾也,而聞者彰(快,引申“洪亮”)(  清楚  )

4.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絕江河(憑借)(橫渡)

5.駑馬十駕,功在不舍(停止)

6.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檢驗)

7.則知明而行無過矣(過錯)

8.吾嘗跂而望矣,不如登高之博見也(提著腳跟)

9.鍥而不舍,金石可鏤(雕刻)(雕刻)

三.重點虛詞



青,取之于藍而青于藍(連詞,表轉折,卻)

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連詞,表遞進)

吾嘗終日而思矣(連詞,表修飾,地)

順風而呼,聲非加疾也(連詞,表修飾)

吾嘗跂而望矣(連詞,表修飾,地)

積善成德,而神明自得(連詞,表因果,因此)

鍥而舍之,朽木不折(連詞,表假設,如果)

死而有知,其幾何離?(連詞,表假設,如果)

縵立遠視,而望幸焉(連詞,表目的,為了)

籍吏民、封府庫,而待將軍(連詞,表目的,為了)

蟹六跪而二螯(連詞,表并列)

則知明而行無過矣(連詞,表并列)



青,取之于藍而青于藍(代詞,代青)

非蛇鱔之穴無可寄托者(結構助詞“的”  )

杳不知其所之也(動詞,到……去)

蚓無爪牙之利,筋骨之強(定語后置的標志)

不如須臾之所學也(結構助詞,可不譯)

吾嘗跂而望矣,不如登高之博見也(結構助詞“的”,  可不譯)

道之所存,師之所存也(結構助詞“的”,  可不譯)



積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備焉  (語氣詞,了)

積土成山,風雨興焉 (兼詞,于此,從這里)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疑問代詞,哪里,怎么)



青,取之于藍,而青于藍(介詞,從)

冰,水為之,而寒于水(介詞,比)

君子生非異也,善假于物也(介詞,從,向)



木受繩則直,金就礪則利(表承接,就)

于其身也,則恥于師(表轉折,卻)

此則岳陽樓之大觀也(副詞,判斷句中起強調作用,是、就是)

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則知明而行無過矣 (連詞,那么,就)

四.詞類活用

1.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絕江河(名詞→動詞,游泳)

2.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名詞→狀語,每天)

3.上食埃土,下飲黃泉,用心一也(名詞→狀語,向上、向下)(數詞→形容詞,專一)

4.假輿馬者,非利足也(形容詞→使動,使……快,走得快)

5.輮以為輪,其曲中規(動詞→使動,使……彎曲)(形容詞→名詞,彎曲的弧度)

6.積善成德,而神明自得  (形容詞→名詞,善行)

五.古今異義

1.木直中繩,輮以為輪(把……當作)

2.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已(廣泛地學習)

3.鍥而不舍,金石可鏤(金屬制品)

4.非蛇鱔之穴無可寄托者(藏身)

5.用心一也(因為心思)

6.蚓無爪牙之利,  筋骨之強(爪子、牙齒)

六.特殊句式

1.蚓無爪牙之利,筋骨之強。(定語后置句)

2.青,取之于藍,而青于藍;冰,水為之,而寒于水。(狀語后置句)

3.雖有槁暴,不復挺者,輮使之然也。(判斷句)

4.蟹六跪而二螯,非蛇鱔之穴無可寄托者,用心躁也。(判斷句)

5.輮(之)以(之)為輪,其曲中規。(省略句)

《師說》

【作品鑒賞】

韓愈的《師說》論述了從師學習的必要性和原則,批評了當時社會上“恥學拜師”的陋習,表現出非凡的勇氣和戰斗精神。韓愈明確指出,自己所說的道,非老子之道、佛家之道,而是儒家之道,即儒家思想的核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對“道”的理解是解讀《師說》的一把鑰匙!笆軜I”是授儒學之業;“解惑”是指解答學者在學習儒學的過程中遇到的疑惑問題。三者的內涵與外延都沒有超出儒學范疇,因此韓愈說:“彼童子之師,授之書而習其句讀者,非吾所謂傳其道解惑者也!边@就點明了論題的核心。

從立意與結構上看,文章開頭提出從師的必要性。接著指出怎樣選擇老師,提出議論的中心“無貴無賤,無長無少,道之所存,師之所存”。第二段,作者舉出弊,批評不良風氣,從三個方面進行對比論證。先拿圣人與眾人對比,指出兩者的差別;再拿“小學”和“大遺”對比,指出其做法的不明智;最后拿巫醫與士大大對比,指出“師道之不存”之因。三層對比,有理有據,揭露出士大夫的“愚”“惑”和“不智”。從反面論證了第一段的觀點。第三段,作者運用典型論據,批駁士大夫的錯誤論調,從正面論證了“道之所存,師之所存”的論點。最后一段,既點明了寫作緣由,又樹立“不拘于時”“能行古道”的榜樣,再次證明中心論點。

本文對比手法突出!肮湃耸ト恕迸c“今之眾人”的對比,目的在于區分圣人與愚人產生的原因,強調圣人具有虛懷若谷的品質,眾人就更應該從師。但以圣人的“高標”要求眾人,有些不切實際。于是第二個對比出現:要求孩子從師,自己卻以從師為恥。這是身邊事,貼切,實際,增強了說服力。巫醫、樂師、百工之人,地位低下,被士大夫瞧不起,卻也像圣人一樣具有從師的品質。三組對比:第一個對比是拿比自身高的圣人來相形,第二個對比是拿身邊事來相形,第三個對比是拿比自身地位低的人來相形。無論比自身高的、低的,連孩子都具有從師品質,唯獨“自身”不具備!這就撕下了以從師為恥的士大夫們虛偽的假面具,使之無地自容。

一.通假字

1.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受”同“授”,教授)

2.或師焉,或不焉(“不”同“否”,沒有)

二.重點字詞

1.無貴無賤(無論)

2.今其智乃反不能及(竟然)

3.巫醫樂師百工之人,君子不齒(并列、次列)

4.士大夫之族      郯子之徒   (類)

三.重點虛詞



生乎吾前,其聞道也固先乎吾    (代詞,他)

惑而不從師,其為惑也,終不解矣  (代詞,那些)

今其智乃反不能及    (代詞,他們的)

其皆出于此乎    (表猜測語氣的副詞,大概)

今其智乃反不能及,其可怪也歟!    (表反問語氣的副詞)

欲加之罪,其無辭乎?    (表反問語氣的副詞,難道)

日與其徒上高山    (代詞,自己的)



古之學者必有師(結構助詞,的)

愛其子,擇師而教之(代詞,他)

巫醫樂師百工之人,不恥相師(代詞,這些)

師道之不傳也久矣(主謂間取消句子獨立性)

圣人之所以為圣,愚人之所以為愚(主謂間取消句子獨立性)

句讀之不知,惑之不解(賓語前置的標志)

六藝經傳皆通習之(助詞,在動詞、形容詞或表示時間的詞后,無意義)



今之眾人,其下圣人也亦遠矣,而恥學于師(介詞,向)

于其身也,則恥師焉,惑矣(介詞,對于)

其皆出于此乎(介詞,在)

師不必賢于弟子(介詞,比)

不拘于時,學于余(介詞,被)(介詞,向)



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連詞,表承接,就)

惑而不從師,其為惑也(連詞,表轉折,卻)

其下圣人也亦遠矣,而恥學于師(連詞,表轉折,卻)

小學而大遺,吾未見其明也(連詞,表轉折,卻)

授之書而習其句讀者(連詞,表并列)

則群聚而笑之(連詞,表修飾)

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如是而已 (復音虛詞,句末語氣,罷了)



于其身也,則恥師焉(表轉折,卻、反而)

位卑則足羞,官盛則近諛(表并列,兩個“則”連接的分句意思相對、結構相似)

曰師曰弟子云者,則群聚而笑之(表承接,就)

三人行,則必有我師(表推斷的結果,那么)



猶且從師而問焉(代詞,他)

于其身也,則恥師焉(表句末語氣)

三人行,必有我師焉(兼詞,于之,在其中)

四.詞類活用

1.是故無貴無賤,無長無少(形容詞→名詞)

2.是故圣益圣,愚益愚(形容詞→名詞,圣人,愚人)

3.小學而大遺,吾未見其明也(形容詞→名詞,小的方面,大的方面)(形容詞→名詞,高明的地方)

4.位卑則足羞,官盛則近諛(形容詞→名詞,卑賤的人,官大的人)

5.而恥學于師(形容詞→意動,以……為恥)

6.吾從而師之(名詞→意動,以……為師)

巫醫樂師百工之人,不恥相師(名詞→動詞,學習)

或師焉,或不焉(名詞→動詞,從師)

師道之不傳也久矣(名詞→動詞,從師學習)

7.今之眾人,其下圣人也亦遠矣(名詞→動詞,低于、居于……之下)

五.古今異義

1.古之學者必有師    (求學的人,讀書人)

2.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    (用來……的)

圣人之所以為圣,愚人之所以為愚  (……的原因)

3.吾從而師之    (跟從,并且)

4.今之眾人,其下圣人也亦遠矣    (一般人)

5.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師    (不一定)

6、小學而大遺,吾未見其明也    (小的方面學習)

六.特殊句式

1.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判斷句)

2.句讀之不知,惑之丕解,或師焉,或不焉。(賓語前置句)

3.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固定句式,庸……乎,難道……;狀語后置句)

4.是故圣益圣,愚益愚。(固定句式,是故,因此、所以)

5.不拘于時,學于余。(被動句,狀語后置句)

3.《赤壁賦》

【作品鑒賞】

《赤壁賦》寫于元豐五年(1082)七月,這時蘇軾謫居黃州已近四年。作者無辜遇害,長期被貶,抑郁憤懣。但他又能坦然處之,以達觀的胸懷尋求精神上的解脫。此賦《赤壁賦》主要抒寫作者月夜泛舟赤壁的感受。從泛舟而游寫到枕舟而臥,利用主客對話的形式提出矛盾(自言其愁)、解決矛盾(自解其愁),深微曲折地透露出作者的隱憂,同時也表現了他曠達的人生態度。

第1段,正面描寫夜游赤壁的情景。作者“與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投入大自然懷抱之中,盡情領略其間的清風、白露、高山、流水、月色、天光之美!芭腔病倍,生動、形象地描繪出柔和的月光似對游人極為依戀和脈脈含情。在皎潔的月光照耀下白茫茫的霧氣籠罩江面,天光、水色連成一片。游人心胸開闊,舒暢,無拘無束,因而“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江面浩瀚無涯,就好像在太空中乘風飛行,超然獨立;又像長了翅膀飛升入仙境一樣。浩瀚的江水與灑脫的胸懷,躍然紙上;泛舟而游之樂,溢于言表。以景抒情,融情入景,情景俱佳。

作者善于取譬,形象優美可感,如描寫簫聲的幽咽哀怨: “其聲嗚嗚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余音裊裊,不絕如縷。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边B用的六個比喻,渲染了簫聲的悲涼,將抽象而不易捉摸的聲音訴諸讀者的視覺和聽覺,寫得具體可感,效果極佳。

第2段,寫作者飲酒放歌的歡樂和客人悲涼的簫聲。作者飲酒樂極,扣舷而歌,以抒發其思“美人”而不得見的悵惘、失意、哀傷的情緒!懊廊恕睂嶋H上乃是作者的理想和一切美好事物的化身?痛刀春,簫聲悲涼凄切、幽怨哀婉,引得潛藏在溝壑里的蛟龍起舞,使獨處在孤舟中的寡婦悲泣,作者的感情也驟然變化,由歡樂轉入悲涼,文章也因之波瀾起伏,文氣一振。

第3段,由賦赤壁的自然景物,轉而賦赤壁的歷史古跡,引發客人對人生短促無常的感嘆。主人以“何為其然也”設問,客人以赤壁的歷史古跡作答,文理轉折自然。接著連用了兩個問句,使文章又泛波瀾。接著,追述了曹操破荊州、迫使劉琮投降的往事。曹操這類英雄人物,也只是顯赫一時,何況我輩!因而,如今只能感嘆自己生命的短暫,羨慕江水的長流不息,希望與神仙相交,與明月同在。但那都是不切實際的幻想,只能把悲愁“托遺響于悲風”?腿说幕卮鸨憩F了一種虛無主義思想和消極的人生觀,這是蘇軾借客人之口流露出自己思想的一個方面。

第4段,是蘇軾針對客之感慨陳述己見,以寬解對方。他以江水、明月為喻,提出“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的認識,表現出豁達的宇宙觀和人生觀,他贊成從多角度看問題而又不把問題絕對化,因此,身處逆境也能保持豁達、超脫、樂觀和隨緣自適的精神狀態,并能從人生無常的悵惘中解脫出來,理性地對待生活。而后,作者又從天地間萬物各有其主、個人不能強求予以進一步的說明。那么什么為我們所有呢?江上的清風有聲,山間的明月有色,江山無窮,風月長存,天地無私,聲色娛人,我們恰恰可以徘徊其間而自得其樂。

第5段,寫客聽了作者的一番談話后,轉悲為喜,開懷暢飲,照應開頭,極寫游賞之樂,而至于忘懷得失、超然物外的境界。

“客人”之悲由三方面的感觸產生:一是赤壁一帶的江山觸發他想到歷史上的英雄人物,當年英雄,而今安在?何況吾輩漁樵江渚之上!二是由江水無窮想到人生須臾,渺如滄海一粟。三是要擺脫現實處境,渴望能“挾飛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長終”,卻“知不可乎驟得”。寫客人生悲之因,實為下寫蘇子的開導蓄勢。蘇子從宇宙的變化說到人生的哲理,認為從變化的角度看,天地時刻在變,人生短暫,自然可悲;但從不變的角度看,天地與我同生,萬物與我為一,皆無窮無盡。且天地間物各有主, “茍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人世間的榮辱、得失、憂樂不足為念。最后指出出路:到大自然中去尋求精神上的寄托。顯然,賦中客人和蘇子的話都反映了作者的思想意識。有合理積極的一面,但也含有佛老思想中隨遇而安、惟與自然相適的消極因素。

行文上,分三層意思展開,一寫夜游之樂,二寫樂極悲來,三寫因悲生悟。情感波折,層層深入。文筆跌宕變化,融寫景、抒情、議論于一爐。情因景發,景以情顯,兩兩相觸,縹緲多姿,創造出美妙的神話般的境界。又借景說理、寓理于情,使得賦充滿詩情畫意,而兼具哲理!肚俺啾谫x》除采用賦體傳統的主客問答形式外,句式長短不拘,用韻錯落有致,語言曉暢明朗,其間有歌詞,有對話,抒情、說理自由灑脫,表現力很強。這些都是對賦體寫作的一種發展。

一.通假字

1.舉酒屬客      舉匏尊以相屬    (“屬”通“囑”,勸酒)

2.山川相繆(“繆”通“繚”,縈繞、聯結)

3.浩浩乎如馮虛御風,而不知其所止(“馮”通“憑”,乘)

4.舉匏尊以相屬(“尊”通“樽”,酒杯)

二.重點字詞

1.壬戌之秋,七月既望    (農歷每月十五)

2.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  (竟然,簡直)

3.余音裊裊,不絕如縷    (細絲)

4.蘇了愀然,正襟危坐    (端正)

5. 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    (往)

6.蘇子愀然,正襟危坐    (形容詞詞尾,……的樣子)

何為其然也    (代詞,這樣)

7.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這)

8.舉匏尊以相屬(致意、勸請)

屬余作文以記之(通“囑”,囑托)

不者,若屬皆且為所虜(類)

三.重點虛詞



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形容詞、副詞詞尾,“……的樣子”或“地”)

東望武昌,山川相繆,郁乎蒼蒼(形容詞、副詞詞尾,“……的樣子”或“地”)

知不可乎驟得,托遺響于悲風(句中停頓)

此非曹孟德之詩乎?(表反問語氣)

客亦知大水與月乎?(表疑問語氣)

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介詞,對于)

生乎吾前,其聞道也固先乎吾(介詞,在)(介詞,比)

相與枕藉乎舟中(介詞,在)



月出于東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間(介詞,從,在)

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介詞,被)

漁樵于江渚之上(介詞,在)



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結構助詞,的)

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動詞,到……去;  定語后置的標志)

不知東方之既白(主謂間取消句子獨立性)

倚歌而和之    扣舷而歌之(在動詞、形容詞或時間詞后,助音節,無義)

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主謂間取消句子獨立性)

取之無禁,用之不竭(代詞)



浩浩乎如馮虛御風,而不知其所止(連詞,表轉折,卻)

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連詞,表承接,然后)

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連詞,表承接,然后)

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連詞,表轉折,但是)

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連詞,表因果,因此)

蓋將自其不變者而觀之(連詞,表修飾)

四.詞類活用

1.誦明月之詩,歌窈窕之章(名詞→動詞,吟誦)

2.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動詞→使動,使……舞蹈、哭泣)

3.西望夏口,東望武昌(名詞→狀語,向西,向東)

4.下江陵,順流而東也(名詞→動詞,攻下、占領,向東進軍)

5.蘇子愀然,正襟危坐(形容詞→動詞,整理)

6.侶魚蝦而友麋鹿(名詞→意動,以……為伴侶、朋友)

7.吾與子漁樵于江渚之上(名詞→動詞,打漁砍柴)

8.不知東方之既白(名詞→動詞,顯出白色)

五.古今異義

1.月出于東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間(星宿名)

2.望美人兮天一方(所思慕的人、美好的理想)

3.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成為美景)

4.于是飲酒樂甚,扣舷而歌之(在這時)

5.徘徊于斗牛之間(停留)

6.凌萬頃之茫然(浩蕩渺遠的樣子)

7.白露橫江(白茫茫的水氣)

六.特殊句式

1.蘇子與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    (狀語后置句)

2.月出于東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間。    (狀語后置句)

3.客有吹洞簫者,倚歌而和之。    (定語后置句)

4.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    (被動句)

5.而又何羨乎?    (賓語前置句)

6.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    (賓語前置句)

7.何為其然也?    (賓語前置句)

8.凌萬頃之茫然。    (定語后置句)

9.渺渺兮予懷。    (主謂倒裝句)

10.固一世之雄也。    (判斷句)

《始得西山宴游記》

【作品鑒賞】

柳宗元山水游記的著名代表作是“永州八記”,已成為我國古代山水游記名作。這些優美的山水游記,并非單純的景物描摹,而是多在景物中托意遙遠,抒寫胸中種種不平,使得山水也帶有了人的性格。這些山水游記牛動表達了人對自然的感受,豐富了古典散文反映生活的新領域,從而確立了山水游記作為獨立的文學體裁在文學史上的地位。

柳宗元的山水游記作品,主要寫在他貶官永州時期。柳宗元來到這里以后,心情抑郁,就常常用探幽尋勝,徜徉山水來自我消遣。他非常驚異地發現了永州的自然山水非常優美,使他流連忘返,并生發為文字!妒嫉梦魃窖缬斡洝肥恰坝乐莅擞洝敝械牡谝黄恼,篇幅比其他七篇都長,思想內涵也要豐富一些,可以看成是這組游記的開宗明義之作。學習本文,重在以下三點:

一、托物寓志,寄情于景。本文敘事寫景,都飽含著作者的感情色彩,表現了作者寂寞惆悵、孤高傲世的情懷。他把自己政治上的失意痛苦之情,交織、滲透在精妙入微的景物描寫之中,從而創造出一種意與境融合的詩一般的境界來。讀者披文入情、沿波討源,自然可以體察到他內心的痛苦、領略到他的憂傷隱憤。例如,寫“披草而坐,傾壺而醉”,正是他孤寂、疏放性格的表現;寫西山之“特立”,正是他傲世蔑俗的寫照。實際上,柳宗元所描寫的西山一帶,只是一般的丘陵,并非崇山峻嶺。他不過是借景抒懷,在山水之間澆灌自己的情感,賦予山水以個人的情志。山川壯麗卻無人賞識,如同士人之懷才不遇。西山“特立”“不與培塿為類”,說它拔地倚天,聳立云表,橫空出世,所以由山頂舉目四望的作者,此刻仿佛覺得它與元氣混而為一,廣漠無邊,橫無際涯,而自己也仿佛消融在這渺遠無垠的大自然中,與之合為一體,超越空間的限制了。滲透于這種境界中的作者的情感,乍一看去,似乎心曠神怡,但是,這實在只不過是暫時的解脫,偶爾的遺忘!白杂酁閮J人,居是州,恒惴栗!比绻覀儼阉推歼@樣的敘寫聯系起來一讀,就不難發現,在這種境界的背后,仍是一片戰懼惴栗氣氛。

二、反筆寫法。反筆手法即“鋪墊”“反襯”“側而烘托”。從全文結構上來分析,文章一開始,作者就表明了被貶后的憂懼、苦悶心情,這與游山玩水的賞心樂事恰成鮮明對比,給“山水之樂”定下了一個悲涼基調。自然景物的美好與社會現實的黑暗,不協調地激蕩著作者的情感。寫“未得”西山的“漫漫而游”,正是為了反襯一識西山的驚喜。作者對游山的描寫,也多從反襯、側面描寫中表達自己的感受。作者對西山之景的描摹,不直接寫眼中西山,而從多角度寫登西山所見所感,突出西山高峻峭拔之貌。如寫“坐法華麗亭,望西山,始指異之”。再寫登上西山始感高險難測,云天相連。由“凡數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襯其高。高懸下望所見之山,好像土堆洞口,千里之外的景物猶如近在咫尺亦襯其高,青云縈繞,云天相連渾然一體更襯其高。由此寫出“然后知是山之特立,不與培塿為類”的感受。我們自然如身臨其境,仿佛和作者一同飽覽這高峻西山,發出相同的感慨。在反筆手法之下,西山之景更顯其美,西山之游更覺其異,作者卓爾不群之人格才更具感染力。

三、這篇游記的題目就很耐人尋味!笆嫉谩敝辽儆腥齻意思:  一是這篇游記是“永州八記”的第一篇,所以“始得”作為八篇的開頭,表達了第一次尋訪到永州山水之美的意思。二是作者游覽永州并不是從游西山開始的,在游西山之前,他曾經到過一些地方,并且也寫過一些記載游覽的文章;但柳宗元覺得只有在游覽了西山之后,他才算真正的發現了永州山水的特別之處,并且在游覽過程中,獲得了一種獨特的感受,這種感受是他過去游覽的時候,從來沒有體會到的,給他非常深刻的印象,所以他就把游覽西山看成是游覽永州山水的真正起點。那么“始得”這兩個字就非常鄭重的標明了游覽西山以前的和這次游覽西山的分界。三是“始得”對作者有特殊意義。從心境上看,它破解了作者被貶永州后“恒惴栗”的心情,取得了“心凝形釋,與萬化冥合”的審美感受;從游覽本身看,這之前,因游心境壓抑而無樂趣,從這兒才開始真正的游覽。

一.通假字

1.自余為僇人(“僇”通“戮”,刑辱)

2.意有所極,夢亦同趣(“趣”通“趨”,往)

二.重點字詞

1.頹然就醉,不知日之入(接近)

2.日與其徒上高山(隨從)

3.意有所極,夢亦同趣(到)

4.始

然后知吾向之未始游(先前)(曾經)

游于是乎始(開始)

望西山,始指異之(才)

始得西山宴游記(初次)

5.窮

入深林,窮回溪(動詞,窮盡)

窮山之高而止(動詞,窮盡)

羨長江之無窮(名詞,盡頭、邊際)

窮餓無聊,追購又急(生活貧困)

三.重點虛詞



施施而行,漫漫而游(連詞,表修飾,地)

攀援而登,箕踞而遨(連詞,表修飾)

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連詞,表轉折,卻)

至無所見而猶不欲歸(連詞,表轉折,卻)

悠悠乎與顥氣俱,而莫得其涯(連詞,表轉折,卻)

披草而坐,傾壺而醉(連詞,表順承,然后、就)

覺而起,起而歸(連詞,表順承,然后、就)

窮山之高而止(連詞,表順承,然后、便)

暮色蒼茫,自遠而至    (連詞。一說:表順承;二說;表修飾)



其隙也,則施施而行(表順承,就)

到則披草而坐,傾壺而醉(表順承,就)

故木受繩則直,金就礪則利  (表順承,就)

則凡數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表順承,于是)

此則岳陽樓之大觀也(表肯定,就是)

于其身也,則恥師焉(表轉折,反而,卻)



醉則更相枕以臥(連詞,表修飾,而)

挾飛仙以遨游(連詞,表修飾,而)

故為之文以志(連詞,表目的,用來)

天地曾不能以一瞬(介詞,在)

舉匏尊以相屬(連詞,用來、來)



悠悠乎與顥氣俱,而莫得其涯(形容詞、副詞詞尾,“……的樣子”或“地”)

洋洋乎與造物者游,而不知其所窮(形容詞、副詞詞尾,“……的樣子’’或“地”)

游于是乎始(句中停頓)

其皆出于此乎?(表揣測語氣)



頹然就醉,不知日之入(主謂間,取獨)

然后知吾向之未始游(主謂間,取獨)

窮山之高而止(結構助詞,的)

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結構助詞,的)

故為之文以志(代詞,這)

四.詞類活用

1.望西山,始指異之(形容詞→意動,以……為異、感到奇異)

2.攀援而登,箕踞而遨(名詞→狀語,像簸箕那樣)

3.縈青繚白,外與天際,四望如一(形容詞→名詞,青山、白水)(名詞→動詞,交會)(數詞→狀語,向四面)

4.窮山之高而止(形容詞→動詞,窮盡)(形容詞→名詞,高處)

5. 日與其徒上高山(名詞→狀語,每天)(名詞→動詞,登上)

6.無遠而不至(形容詞→名詞,遠處)

五.古今異義

1.攢蹙累積,莫得遁隱(重疊)

2.然后知吾向之未始游(這樣以后)

3.游于是乎始(從此)

4.以為凡是州之山水有異態者,皆我有也(凡是這)

5. 頹然就醉(倒塌,指身子傾倒的樣子)

六.特殊句式

1.以為凡是州之山水有異態者,皆我有也。(定語后置句)(判斷句)

2.因坐(于)法華西亭。(省略句)

3.故(吾)為之文以志(之)。(省略句)

4. 是歲,元和四年也。(判斷句)

《六國論》

【作品鑒賞】

蘇洵的《六國論》認為六國敗亡的原因主要是賂秦,“賂秦而力虧,破滅之道也”。全文就圍繞這一中心論點選材、論證。文章一開頭就緊扣題目,一語破的:“六國破滅、非兵不利、戰不善,弊在賂秦”。這里采用不兼容的選言判斷:“非兵不利、戰不勝”,目的就在于要把“弊在賂秦”這個中心論點突顯出來。然后,作者從兩個方面來說明賂秦之害:一是從賂者來說,“賂秦而力虧”,這是破滅之道也;另一是從不賂秦者來說,“蓋失強援,不能獨完”,結果“不賂者以賂者喪”。首先,作者從敵我雙方的利弊來分析“賂秦而力虧”。從秦國方面來看,他擴大領土、增強力量的渠道不是靠戰爭而是靠受賂,從受賂中所獲得的好處超過戰勝而得的百倍;從賂方來看,他們想用割地賂秦的方法來茍安,這是不可能的,因為“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無厭,奉之彌繁,侵之欲急”,等到力量消耗殆盡,再想抗秦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有束手待斃,所以“故不戰而強弱勝負已判矣”。作者又分析不賂者為什么也會破滅的原因。他把不賂秦的國家分為三類:

一是齊國,他“與嬴而不助五國也”,這樣自挖墻腳的結果,是唇亡齒寒,“蓋失強援,不能獨完”,于是“五國互喪,齊亦不免矣”。在手法上,他采取設疑的方法:“齊人未嘗賂秦,終繼五國遷滅,何哉?”這就把人們對此的疑問毫不回避地點出來,然后通過條分縷析得出使人信服的結論,以設疑起而以釋疑終。二是燕國,作者首先贊揚他能守其土,義不賂秦,指出它國雖小卻后亡,這正是用兵之效。但他后來卻采取行刺這種希圖僥幸的方式,放棄了武備、用兵這個堅實的國策,這就必然導致禍患。三是趙國,他的敗亡則是由于“用武而不終”,聽信讒言,殺了良將李牧。接著作者再從兩點加以總結:一是從現實出發,稱贊“燕、趙處秦革滅殆盡之際”,仍義不賂秦,堅持用兵,“可謂智力孤危,戰敗而亡,誠不得己”,這就從正面重申了“不賂者以賂者喪,蓋失強援,不能獨完”這個論點;二是從假設出發:假使韓、魏、楚三國不賂秦,齊人不附秦,燕君不用荊卿,趙國李牧仍在,那么究竟誰滅掉誰,還不一定呢!這是從反面再次重申“六國破滅,弊在賂秦”這個中心論點。從結構上看,文章至此,論點明確,論據充實,論證也完備了,但作者為了增強說服力,又增加了一層主觀感慨的抒發,認為六國如能招賢納士,并力西向,那么秦人就會愁得連飯都吃不下,而他們卻未能認識到這一點,反為秦人積威之所劫,采取割地賂秦的方法,結果日削月割,以趨于亡。作者用“嗚呼”和“悲夫”這些嘆詞來表達他對賂秦之弊的深沉感慨,又用“為國者無使為積威之所劫哉”這個感嘆句式作進一步的重復和強調,使“弊在賂秦”這個中心論點得到進一步的論證和發揮。從內容上看,這段是以上證據的重復和擴大;從效果上看,也使文章變得更加感人和富有說服力。

最后一段是從六國談到當前北宋的對外政策,慨嘆北宋以天下之大而從六國破亡之故事,所以連六國還不如,這是對本文論點的引申,也是本文創作主旨之所在。

總之,本文開篇提出中心論點,“弊在賂秦”,以下幾段則圍繞賂秦的兩個弊端,選擇典型事例從正反兩個方面加以論述,最后再引申到當今統治者要引以為戒,點破本文的創作意圖。

一.通假字

1.暴霜露,斬荊棘(“暴”通“曝”,冒著)

2.暴秦之欲無厭(“厭”通“饜”,滿足)

3.當與秦相較,或未易量(“當”通“倘”,假如)

4.為國者無使為積威之所劫哉。ā盁o”通“毋”,不要)

二.重點字詞

1.六國互喪,率賂秦耶?(都)

2.秦擊趙者再(兩次)

3.向使三國各愛其地(先前假使)

4.至丹以荊卿為計,始速禍焉(招致)

5.思厥先祖父(相當于“其”,他們的)

6.故不戰而強弱勝負已判矣(判定、決定)

7.殆

且燕趙處秦革滅殆盡之際(副詞,幾乎)

揚州城下,進退不由,殆例送死(副詞,幾乎)

殆有神護者(副詞,大概)

以父母之遺體行殆(形容詞,危險)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形容詞,危險、陷于困境)

8.始

至丹以荊卿為計,始速禍焉(連詞,才)

燕趙之君,始有遠略(副詞,起初)

然后知吾向之未始游(副詞,曾經)

游于是乎始(開始)

始得西山宴游記(副詞,初次)

9.得

小則獲邑,大則得城(得到、獲得)

此言得之(正確、得當)

則吾恐秦人食之不得下咽也(能夠)

積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備焉(具備)

吾得兄事之(應當、應該)

三.重點虛詞



子孫視之不甚惜    (代詞,代土地)

秦之所大欲,諸侯之所大患    (結構助詞,“的”或不譯)

茍以天下之大,下而從六國破亡之故事    (定語后置的標志)(結構助詞,的)

此言得之   (動詞后助音節,無義)



不賂者以賂者喪(介詞,因為)

泊牧以讒誅(介詞,因為)

秦以攻取之外(介詞,用、憑借)

暴霜露,斬荊棘,以有尺寸之地(連詞,才)

以賂秦之地,封天下之謀臣(介詞,用)

至丹以荊卿為計(介詞,把、用)

日削月割,以趨于亡    (連詞,以致于)



諸侯之所亡,與戰敗而亡者(連詞,表因果,因此)

賂秦而力虧,破滅之道也(連詞,表因果,因此)

起視四境,而秦兵又至矣(連詞,表轉折,然而)

故不戰而強弱勝負已判矣(連詞,表轉折,但是)

茍以天下之大,下而從六國破亡之故事(連詞,表承接)

與嬴而不助五國也(連詞,表并列)

趙嘗五戰于秦,二敗而三勝(連詞,表并列)



至丹以荊卿為計(動詞,作為)

邯鄲為郡(動詞,成為)

為國者無使為積威之所劫哉(動詞,治理)(介詞,被)

不足為外人道也(介詞,向、對)

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為?(助詞,表反問語氣,呢)

耳得之而為聲(動詞,成為)

不與培塿為類(是)

故為之文以志(動詞,做、寫)

圣人之所以為圣,愚人之所以為愚(動詞,成為)



與嬴而不助五國也(動詞,結交、親附)

當與秦相較,或未易量(介詞,和、跟)

諸侯之所亡與戰敗而亡者,其實亦百倍(介詞,和,表比較) 

百姓不足,君孰與足?(介詞,跟、和)

夫六國與秦皆諸侯(連詞,和)

是知其不可而為之與  (語氣詞,嗎)

四.詞類活用

1.蓋失強援,不能獨完(動→名,援助;形→動,保全)

2.李牧連卻之(動→使動,使……退卻、擊退)

3.以事秦之心禮天下之奇才(名→動,侍奉)(名→動,禮遇)

4.并力西向(名→狀語,向西)

5.日削月割,以趨于亡(名→狀語,一天天地,一月月地)

6.秦以攻取之外(動→名,進攻的手段)

7.小則獲邑,大則得城(形→名,小或大的方面)

8.能守其土,義不賂秦(名→動,堅守道義)

9.則吾恐秦人食之不得下咽也(名→動,咽下)

10.下而從六國破亡之故事(名→動,自取下策)

11.至于顛覆,理固宜然    (名→狀語,按道理)

五.古今異義

1.其實亦百倍(它的實際情況)

2.思厥先祖父(祖輩和父輩)

3.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第二天)

4.然后得一夕安寢(這樣以后)

5.至于顛覆(到了……的結局)(滅亡)

6.從六國破亡之故事(舊事)

7.而猶有可以不賂而勝之之勢(可以用)

8.燕趙處秦革滅殆盡之際,可謂智力孤危(智慧和力量)

9.秦以攻\取之\外(之:代詞,土地)(外:以外)

lO.非兵不利(不鋒利)

11.刺客不行(不去行刺秦王)

六.特殊句式

1.賂秦而力虧,破滅之道也。 (判斷句)

2.是故燕雖小國而后亡,斯用兵之效也。(判斷句)

3.六國破滅,非兵不利,戰不善,弊在賂秦。(判斷句)

4.為國者無使為積威之所劫哉。ū粍泳洌

5. 洎牧以讒誅。(被動句)

6.為秦人積威之所劫。(被動句)

7.日削月割,以趨于亡。(被動句)

8.六國與秦皆諸侯,其勢弱于秦。(狀語后置句)

9. 趙嘗五戰于秦。(狀語后置句)

1O.茍以天下之大,而從六國破亡之故事。(定語后置句)

11.(諸侯)侵之彌繁,(秦國)侵之愈急。(省略句)

《五人墓碑記》

【作品鑒賞】

從明代中葉以來,社會就一直動蕩不安,農民暴動和市民起義此伏彼起,統治階級和勞動人民的斗爭越來越尖銳。明朝的宦官專權很嚴重,他們設立特務機構,專門殘酷地殺害正直的官吏、人民群眾,邪派的領袖人物之一是魏忠賢。東林黨是正義的、進步的,代表了中小地主、下層人民的利益,受到了廣泛的市民階層的擁護。由于閹黨專權亂國,在全國各地激起了許多次市民暴動,在蘇州、常州、太倉先后出現過大規模的市民暴動,其中最大的一次是明僖宗天啟六年(1626)蘇州市民大暴動。

被譽為“六君子”之一的周順昌的被捕是這次暴動的導火線。周順昌平時為人剛直,嫉惡如仇,又樂于助人,在市民中有很高的威信。當魏忠賢所派緹騎到蘇州逮捕周順昌時,當地人民激于義憤,一時云集不下萬人,擁入官衙痛打緹騎,并抗議加派捐稅,掀起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抗暴斗爭。事后,魏忠賢誣陷蘇州人民謀反,派兵鎮壓,顏佩韋等五人為保護群眾,挺身投案,臨刑時五義士相顧笑談,痛罵魏忠賢等,引頸就戮,慷慨赴義。第二年(1627),崇禎皇帝即位,閹黨勢去,魏忠賢畏罪自殺。周順昌的冤情得到伸雪,蘇州百姓把魏閹生祠拆毀,把五人義骨葬于廢基。復社領袖張溥有感于五義士的英雄氣概,撰寫了這篇碑記,這篇碑記可以說是一篇政治性很強并具有一定歷史意義的文章,作者以沉痛的筆調,崇敬的感情,強烈的愛憎,歌頌了明末蘇州市民反抗宦官專權暴力橫行的正義行動,熱情地贊揚了顏佩韋等五位慷慨赴義的英雄的高風亮節,成為不朽名作。

這篇散文在寫作技巧上有較高的成就,主要有以下三點:

第一,各種表現手法錯綜運用。就篇章結構來看,前半篇以記敘為主,后半篇是以議論為主;但不僅僅這樣,常常是夾敘夾議的。在記敘中也不是不分主次,把暴動過程全部寫出,而是抓住主要的地方重點突出地敘述。敘述是為議論服務的,議論是有理有據的。在議論敘述中帶有強烈的抒情,文章具有時代氣息和動人心魄的感染力。

第二,剪裁得體,繁簡適當。如作者寫群眾暴動聲勢之大,只用“哭聲震動天地”一句就充分表現出來。在揭示五壯士的精神面貌時筆墨也不多,只選取他們臨刑時的音容舉止來寫,可是給讀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們就義的情景歷歷在目。

第三,對比手法的運用是成功的。例如作者以“富貴之子,慷慨得志之徒”的“死而湮沒不足道者”和“草野之無聞者”同五人“立石于其墓之門,以族其所為”對比,以“高爵顯位”與五人對比,使五人的形象更為突出。特別是作者在兩兩對比之后,提出發人深省的問題,卻又不作直接回答,把答案留給讀者,讓讀者用自己的思考來補充作品的內容,擴大了作品的容量。

一.通假字

1.其為時止十有一月耳(“止”通“只”,“有”同“又”)

2.斂貲財以送其行,哭聲震動天地。(“貲”通“資”,資財、錢財)

3.蹈死不顧,亦曷故哉?(“曷”通“何”)

4.獨五人之皦皦(“皦”通“皎”)

5.是以蓼洲周公忠義暴于朝廷(“暴”通“曝”)

二.重點字詞

1.視五人之死,輕重固何如哉?(比較)  (本來)

2.故今之墓中全乎為五人也。(形容詞詞尾,……的樣子)

3.令五人者保其首領以老于戶牖之下(假使)

4.故今之墓中全乎為五人也。(所以)

蹈死不顧,亦曷故哉(緣故)

5.激昂大義,蹈死不顧,亦曷故哉(回頭看)(什么)

但欲求死,不復顧利害(考慮)

6.哀斯墓之徒有其石也(白白地)

凡富貴之子,慷慨得志之徒(同類人)

日與其徒上高山(隨從,門人)

藺相如徒以口舌為勞,而位居我之上(僅僅,只是)

三.重點虛詞



即除魏閹廢祠之址以葬之(連詞,表目的,用來)

斂貲財以送其行(連詞,表目的,用來)

且立石于其墓之門,以旌其所為(連詞,表目的,用來)

亦以明死生之大,匹夫之有重于社稷也(連詞,表目的,用來)

是時以大中丞撫吳者為魏之私人毛一鷺(介詞,憑借……身份)

于是乘其厲聲以呵(連詞,表修飾,而)

中丞匿于溷藩以免(連詞,表結果,才)

既而以吳民之亂請于朝(介詞,用)

卒以吾郡之發憤一擊,不敢復有株治(介詞,表原因,因為)



激于義而死焉者也(兼詞,于此,在這件事上)

去今之墓而葬焉(兼詞,于此,在這里)

吳之民方痛心焉(代詞,他)

使來者讀之,悲予志焉(句末語氣詞)



去今之墓而葬焉(連詞,表承接)

眾不能堪,抶而仆之(連詞,表承接)

緹騎按劍而前(連詞,表修飾)

縉紳而能不易其志者……,有幾人歟?(說法一、連詞,表轉折;說法二、定語后置的標志)

其疾病而死(連詞,表因果)

而又有剪發杜門(連詞,表并列)

待圣人之出而投繯道路(連詞,表承接)

凡四方之士無不有過而拜且泣者(表遞進,并且)

既而以吳民之亂請于朝(既而,復音虛詞,不久) 



激于義而死焉者也(介詞,被)

郡之賢士大夫請于當道(介詞,向)

且立石于其墓之門(介詞,在)

匹夫之有重于社稷也(介詞,對于)

不能容于遠近(介詞,被  )



去今之墓而葬焉(助詞,無意義)

即今之傫然在墓者也(時間詞后助音節)

慷慨得志之徒(代詞,這些)

蓋當蓼洲周公之被逮(主謂間取消句子獨立性)

買五人之頭而函之(結構助詞,的;代詞,代“五人之頭”)

為之聲義(代詞,他)

鉤黨之捕遍于天下(賓語前置的標志)

佯狂不知所之者(動詞,往……去)

轆轆遠聽,杳不知其所之也(動詞,往……去)

四海之大(定語后置的標志)



是時以大中丞撫吳者為魏之私人毛一鷺(是)

吾社之行為士先者,為之聲義(動詞,成為)(介詞,替)

以旌其所為(動詞,做)

哀斯墓之徒有其石也,而為之記(一說:介詞,替;二說:動詞,寫)

將以有為也(名詞,作為)

四.詞類活用

1.夫五人之死,去今之墓而葬焉(名詞→動詞,修墓)

2.慷慨得志之徒,其疾病而死(名詞→動詞,生。

3.吾社之行為士先者,為之聲義(形容詞→名詞,先導、表率)

4.吾社之行為士先者,為之聲義(名詞→動詞,伸張)

5.緹騎按劍而前(名詞→動詞,上前)

6.眾不能堪,抶而仆之(動詞→使動,使……倒下)

7.是時以大中丞撫吳者為魏之私人(名詞→動詞,出任……巡撫;一說:撫慰)

8.買五人之頭而函之(名詞→動詞,用盒子裝)

9.不能容于遠近(形容詞→名詞,遠近的百姓)

10.則盡其天年,人皆得以隸使之(副詞→動詞,盡享;名詞→狀語,像奴隸一樣)

11.安能屈豪杰之流(動詞→使動,使……屈身)

12.亦以明死生之大(形容詞→動詞,表明)

13.哀斯墓之徒有其石也,而為之記(名詞→動詞,作碑記)

14.且立石于其墓之門,以旌其所為(名詞→動詞,表揚)

五.古今異義

1.吾社之行為士先者(品行成為)

2.是時以大中丞撫吳者為魏之私人(自己人,指黨羽、爪牙)

3.斷頭置城上,顏色不少變(臉色)

4.大閹亦逡巡畏義,非常之謀,難于猝發(不同尋常)

5.令五人者保其首領以老于戶牖之下(頭顱,指性命)

6.吳之民方痛心焉(痛恨)

7.凡富貴之子,慷慨得志之徒(意氣激昂)

六.特殊句式

1.誰為哀者?(賓語前置句)

2.輕重固何如哉(賓語前置句)

3.縉紳而能不易其志者(定語后置句)

4.令五人者保其首領以老于戶牖之下(狀語后置句)

5.匹夫之有重于社稷也(狀語后置句)

6.郡之賢士大夫請于當道(狀語后置句)

7.不可謂非五人之力也。(判斷句)

8.斯固百世之遇也(判斷句)

9.故今之墓中,全乎為五人也。(判斷句)

10.予猶記周公之被逮(被動句)

11.不能容于遠近(被動句)(狀語后置句)

12.激于義而死焉者也(被動句)(狀語后置句)

13.扼腕墓道(省略句,扼腕于墓道)

14.是以蓼洲周公忠義暴于朝廷(賓語前置句)(狀語后置句)

《燭之武退秦師》

【作品鑒賞】

《燭之武退秦師》是《左傳》中的名篇,它記敘了公元前630年,秦晉聯合攻鄭,鄭大夫燭之武說退秦兵、解除困難的經過;表現了燭之武不計個人得失,臨危受命,以國家利益為重的愛國精神,及其勇敢機智、善于辭令的外交才能。

第一段交代晉國聯合秦國圍攻鄭國的緣起、地點。第二段,記敘了燭之武接受說秦任務的經過,表現了他國難當頭時能夠捐棄私怨、以大局為重、為國效力的愛國精神。第三段記敘了燭之武說服秦穆公的經過。先說滅鄭于秦無益而有害,舍鄭有益而無害,再以事實說明晉貪得無厭,必將“闕秦”,層層逼近,處處為秦著想,言辭委婉動聽,終于說退秦兵。這是文章的主要部分。第四段寫晉侯在風云突變之時作出分析,毅然撤軍,鄭國解了圍,至此,一場危機煙消云散。交代了事情的結局。

本文寫作上有以下三個特點:

其一是巧妙的外交辭令。晉、秦圍鄭所借理由,本與秦無關,而秦晉之間又存在矛盾,燭之武就是利用這點說退秦兵的。但他的說辭非常巧妙。他在說服秦穆公的過程中,僅僅抓住晉、秦矛盾,緊扣亡鄭究竟對誰有利這一問題,處處從秦的利益上立言,反復陳述己見,有理有據,且層層深入,委婉透徹,所以秦穆公心誠悅服,不但撤軍,且與鄭結盟,還派兵助鄭守城防晉。

其二簡練的敘述方法。本來整個事件過程復雜,但本文除第一段敘事外,其余三段主要記言,且言語簡潔,把事件起因、經過、結局交代得清清楚楚。文章結構精巧。秦幫晉圍鄭目的是擴張領土,圍鄭的兩個原因都與秦國無關,這就為之武瓦解秦晉聯盟作了鋪墊;“夜縋而出”照應了“晉侯、秦伯圍鄭”“國危矣’’;“晉軍函陵,秦軍汜南”為燭之武見秦伯作了鋪墊。

其三是鮮明的人物性格描寫。本文通過描寫燭之武的言行,把形象刻畫得栩栩如生,性格鮮明。燭之武敢在國君面前發牢騷,卻又以國家利益為重,不計個人得失,臨危受命,接受派遣;敢只身為鄭國的存亡而出使秦國,勸說秦伯時不卑不亢、機智勇敢、善于外交辭令。

一.通假字

1.今老已,無能為也已(“已”通“矣”,語氣詞,了)

2.共其乏困(“共”通“供”,供應)

3.何厭之有?(“厭”通“饜”,滿足)

4.秦伯說(“說”通“悅”,高興)

5.失其所與,不知(“知”通“智”,聰明)

二.重點字詞

1.若使燭之武見秦君(派遣)

2.是寡人之過也。(過錯)

3.鄭既知亡矣(已經)

4.焉用亡鄭以陪鄰(增加)

5.因人之力而敝之 (依靠、憑借)(損害)

6.微夫人之力不及此(假如沒有)

7.失其所與,不知(結交)

8.既東封鄭,又欲肆其西封(擴張、擴大)

9.若不闕秦,將焉取之(侵損、削減)

三.重點虛詞



以其無禮于晉(連詞,因為)

敢以煩執事(介詞,拿)

若舍鄭以為東道主(介詞,把)

以亂易整,不武(介詞,用)

越國以鄙遠,君知其難也(連詞,表目的,來)

焉用亡鄭以陪鄰?(連詞,表目的,來)



子亦有不利焉(句末語氣詞,。

焉用亡鄭以陪鄰(疑問詞,為什么)

朝濟而夕設版焉(兼詞,于此)

若不闕秦,將焉取之(疑問代詞,哪里)



吾其還也(表商量語氣,還是)

以其無禮于晉(代詞,代鄭國)

失其所與,不知(代詞,自己)



是寡人之過也(結構助詞,的)

微夫人之力不及此(結構助詞,的)

臣之壯也,猶不如人(主謂間取消句子獨立性)

鄰之厚,君之薄也(主謂間取消句子獨立性)

行李之往來,共其乏困(主謂間取消句子獨立性)

夫晉,何厭之有(賓語前置的標志)

若不闕秦,將焉取之(代詞,代土地)

闕秦以利晉,唯君圖之(代詞,代這件事)

因人之力而敝之(代詞,代秦國)



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過也(連詞,表因果,才)

夜縋而出,見秦伯(連詞,表修飾)

若亡鄭而有益于君(連詞,表順承,不譯)

朝濟而夕設版焉(說法一:連詞,表轉折;說法二:連詞,表承接)

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連詞,表轉折,卻)

四.詞類活用

1.晉軍函陵(名詞→動詞,駐扎)

2.若亡鄭而有益于君(動詞→使動,使鄭亡)

3.越國以鄙遠(鄙,名詞→意動,以……為邊邑)(遠,形容詞→名詞,遠地,指鄭國)

4.且貳于楚也(數詞→動詞,從屬二主)

5.行李之往來,共其乏困(形容詞→名詞,缺乏的物質)

6.朝濟而夕設版焉(名詞→狀語,在早上,早晚上)

7.既東封鄭,又欲肆其西封[東,名詞→狀語,在東邊!拔鳌,西面的,沒有活用] (封,名詞→意動,以……為疆)

8.且君嘗為晉君賜矣(動詞→名詞,恩惠)

五.古今異義

1.行李之往來(出行的人、使者)

2.若舍鄭以為東道主(把……作為)  (東方道路上的主人)

3.微夫人之力不及此。(那人)

六,特殊句式

1.以其無禮于晉(狀語后置)

2.夫晉,何厭之有?(賓語前置)

3.是寡人之過也。(判斷句)

4.敢以煩執事[省略句,以(之)煩]

5. 辭曰:“臣之壯也,猶不如人! (省略句,省略主語)

《鴻門宴》

【作品鑒賞】

文章按“鴻門宴”的前后過程,分為宴前、宴中、宴后三個部分。

第一部分(第一、二自然段)宴前。寫宴會前劉、項兩軍駐地、力量對比、事件的起因及雙方的幕后活動。主要寫了五件事:一是曹無傷的告密。這是矛盾的“導火索”。二是范增分析劉邦的前后情況,說明他有“天子氣”,勸項羽“急擊急失”,這是火上添油,使矛盾更為激化。三是項伯夜訪張良,緊張的形勢開始有了轉化。四是張良與劉邦商量對策,拉攏項伯,項伯被收買,為下文替劉邦說情,及“以身翼蔽沛公”埋伏筆。五是項伯勸說項羽勿擊劉邦。這一部分寫形勢從緊張到漸趨緩和,從而為轉到下文鴻門宴上驚心動魄的斗爭場面作鋪墊。

第二部分(第三自然段)宴中。寫鴻門宴上雙方的尖銳斗爭。這部分是課文的重點,情節的高潮。劉邦到項羽軍營,說了一番好話。項羽雖設宴招待劉邦,賓主雙方都各有打算,斗爭時緊時弛,變幻莫測。宴會情節可概括為三起三落。三起:一起是“范增數目項王,舉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暗示項羽動手殺劉邦,氣氛趨緊張。二起是范增見項王“默然不應”,就叫項莊以舞劍為由,趁機刺殺劉邦,形勢極為嚴峻。三起是樊噲撞到守門衛士而入帳,怒視項羽,并予以斥責,情節發展到最高潮,緊張氣氛達到了極點。三落:一落是項羽對樊噲闖帳,不僅不怒,反而稱之為“壯士”。二落是項羽讓樊噲喝酒賜生彘肩,被他斥責一頓之后還賜座。三落是劉邦“如廁”是名逃脫是實。這一部分總共寫了劉邦謝罪、范增舉玦、項莊舞劍、樊噲闖帳四件事,既反映了劉項雙方的矛盾,又反映了項羽內部范增與項羽殺不殺劉邦、項莊與項伯“殺劉”與“衛劉”的矛盾。這兩種矛盾錯綜交織,有張有弛,波瀾起伏,驚心動魄。

第三部分(第四自然段)宴后。寫劉邦脫身逃走、張良入謝以及劉邦誅殺內奸等宴會后的幾件事。這是文章的尾聲。不僅寫項羽在鴻門宴中斗爭失敗,失掉消滅劉邦的機會,而且加深了他與范增之間的矛盾,埋下了最后徹底失敗,自刎于烏江的禍根。而劉邦誅殺了曹無傷,內部則更加團結了。

全文以“鴻門宴”為中心,以“殺不殺劉邦”為線索,按時間順序來展開故事情節,以項羽欲擊劉邦始,到劉邦被放終;以曹無傷告密始,到曹無傷被殺終;以范增勸說項羽始,到范增怒罵項羽終。矛盾復雜,波瀾起伏,雖是節選,卻結構嚴謹,前后呼應緊密,是一個完整故事。而且作者用寥寥數語,就生動刻畫出入物的個性特點。如劉邦的善于用人,能言善辯,隨機應變;項羽的沽名釣譽,輕敵自大,寡謀輕信,不善用人,優柔寡斷;范增的老謀深慮;張良的老練多謀;樊噲的勇猛豪爽。此外,作者還善于運用對比手法,使人物性格特點更為鮮明、突出。如主帥項羽和劉邦,謀士范增和張良,部將項莊和樊噲,內奸項伯與曹無傷,除曹無傷著墨不多外,其他人物無不栩栩如生,互相映襯,躍然紙上。

一.通假字

1.望其氣,皆為龍虎,成五采(“采”同“彩”,是彩色)

2.距關,毋內諸侯(“距”通“拒”,把守;“內”通“納”,接納)

3.要項伯(“要”通“邀”,邀請)

4.交戟之衛士欲止不內(“內”通“納”,使……進入)

5.不可不蚤來(“蚤”通“早”)

6.令將軍與臣有郤(“郤”通“隙”,隔閡)

7.因擊沛公于坐(“坐”通“座”,座位)

8.臣之不敢倍德也(“倍”通“背”,背棄)

9.具以沛公言報項王(“具”通“俱”,都)

10.不者,若屬皆且為所虜(“不”通“否”)

11.沛公奉卮酒為壽(“奉”通“捧”)

12.秋豪不敢有所近(“豪”通“毫”)

13.拔劍切而啗之(“啗”通“啖”)

14.沛公之參乘樊噲也(“參”通“驂”)

二.重點字詞

1.謝

旦日不可不蚤自來謝項王(道歉、謝罪)

因賓客至藺相如門謝罪(道歉)

噲拜謝,起,立而飲之(感謝)

乃令張良留謝(辭別、辭謝)

張良入謝(謝罪)

至鴻門,謝曰(說法一、解釋;說法二、道歉,謝罪)

多謝后世人,戒之慎勿忘(告訴、告誡)

2.如

坐須臾,沛公起如廁(到……去)

勞苦而功高如此(像)

固不如也(及、比得上)

殺人如不能舉,刑人如恐不勝(說法一、副詞,只...,生怕,唯恐,就怕的意思。說法二:好像)

其如土石何(如……何,把……怎么樣)

如今人方為刀俎,我為魚肉(介詞,表時間,當)

今日之事何如(復合詞,怎么辦、奈何)

3.故

故遣將守關者,備他盜出入與非常也(特意)

今事有急,故幸來告良(所以)

君安與項伯有故(舊交情)

且以一璧之故逆強秦之歡,不可(緣故、原因)

而從六國破滅之故事(舊有的、原來的)

故不戰而強弱勝負已判矣(所以)

軒東故嘗為廚(原來、以前)

4.辭

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辭(推辭)

大行不顧細謹,大禮不辭小讓(計較)

如今人方為刀俎,我為魚肉,何辭為(告別、辭別)

沛公不勝桮杓,不能辭(告別、辭別)

君子疾夫舍日欲之而必為之辭(托辭)

其次不辱辭令(言辭)

5.舉

殺人如不能舉,刑人如恐不勝(盡、全)

舉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舉起)

戍卒叫,函谷舉(被占領、被攻下)

舉以予人(拿,或者全、都)

后刺史臣榮舉臣秀才(推薦)

南取漢中,西舉巴蜀(占領、攻下)

6.道

道芷陽間行(取道)

道海安、如皋,凡三百里(取道)

道中手自抄錄(道路)

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道理、道義)

師道之不傳也久矣(風尚、風氣)

賂秦而力虧,破滅之道也(原因)

死而湮沒不足道者(說)

來吾道夫前路(通“導”,引導)

郡之賢士大夫請于當道(當道:執掌政權的人)

三.重點虛詞



沛公欲王關中,使子嬰為相(動詞,擔任)

如今人方為刀俎,我為魚肉,何辭為(表判斷,是)(疑問語氣詞)

吾令人望其氣,皆為龍虎(動詞,是、呈現) 

臣為韓千送沛公(介詞,替)

為我擊破沛公軍(介詞,替)

為之奈何?(動詞,做、對付)

誰為大王為此計者?(介詞,替)(獻)

若屬皆且為所虜(介詞,被) 

于是秦王不懌,為一擊缶(介詞,替)

欲與王為好(動詞,成為、結為)

趙王竊聞秦王善為秦聲(動詞,演奏)



若屬皆且為所虜(你們)

若入前為壽,壽畢,請以劍舞(你)

久不見若影,何竟日默默在此(你的)

若使燭之武見秦君(如果)

若夫淫雨霏霏,連月不開(復音虛詞,至于、再說)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好像)

涸澤之魚,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不若,不如、比不上)

聞道百,以為莫己若者(比得上)



項伯乃夜馳之沛公軍(副詞,于是)

良乃入,具告沛公(副詞,于是)

度我至軍中,公乃入(副詞,才)

設九賓于廷,臣乃敢上璧(副詞,才)

于是趙王乃齋戒五日(副詞,就)

于是遂去,乃令張良留謝(副詞,只)

今其智乃反不能及,其可怪也歟。ǜ痹~,竟然、卻)

至激于義理者不然,乃有所不得也(是,就是)

無乃爾是過與?(固定句式)



請以劍舞,因擊沛公于坐(介詞,趁機)

不如因善遇之(介詞,趁機)

具以沛公言報項王,因言曰(介詞,趁機)

沛公起如廁,因招樊噲出(介詞,趁機)

項王即日因留沛公與飲(副詞,就)



且為之奈何?(副詞,將)

不者,若屬皆且為所虜(副詞,將要)

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辭(連詞,尚且)

年且九十(副詞,將要)

且在邦域之中矣(連詞,表遞進,而且)

凡四方之士無不有過而拜且泣者(連詞,表遞進,并且)

示趙弱且怯也(連詞,表并列)

且以一璧之故逆強秦之歡(連詞,況且)



舉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連詞,表目的,用來)

項伯亦拔劍起舞,常以身翼蔽沛公(介詞,用)

樊噲側其盾以撞,衛士仆地(連詞,表承接)

封閉宮室,還軍霸上,以待大王來(連詞,表目的,用來)



噲拜謝,起,立而飲之(連詞,表修飾)

項王按劍而跽(連詞,表修飾)

籍吏民,封府庫,而待將軍(連詞,表目的,用來)

未有封侯之賞,而聽細說(連詞,表遞進,反而)

今人有大功而擊之,不義也(連詞,表轉折,,卻)

拔劍切而啗之(連詞,表承接,然后)

勞苦而功高如此(連詞,表并列)

拔劍撞而破之臣與將軍戮力而攻秦(連詞,表承接,然后)



大王來何操(代詞,表疑問,什么)

今者出,未辭也,為之奈何(代詞,表疑問,“奈何”,怎么辦)

不然,籍何以至此(副詞,表反問,怎么)

如今人方為刀俎,我為魚肉,何辭為(副詞,表反問,為什么)



項伯乃夜馳之沛公軍(動詞,到)

備他盜之出入與非常也(主謂間,取獨)

此亡秦之續耳(結構助詞,的)

四.詞類活用

1.名詞用作動詞

沛公軍霸上(駐扎)

沛公欲王關中(稱王)

先破秦如咸陽者王之(使動,使……為王)

籍吏民(造戶籍冊、登記)

吾得兄事之(侍奉)

范增數目項王(使眼色、示意)

若入前為壽(上前  )

刑人如恐不勝(用刀割刺)

道陽間行(取道)

沛公左司馬曹無傷使人言于項羽曰(告訴)

不可不語(告訴)

2.名詞用狀語

項伯乃夜馳之沛公軍(在夜里、連夜)

吾得兄事之(像對待兄長那樣)

日夜望將軍至(每日每夜)

常以身翼蔽沛公(像鳥張開翅膀那樣)

頭發上指(向上)

道芷陽間行(jiàn,從小路、抄小路)

3.動詞使動用法

項伯殺人,臣活之(使……活)

從百余騎(使……跟從)

交戟之衛士欲止不內(使……止步)(使……進來)

拔劍撞而破之(使……破碎)

樊噲側其盾以撞(使……側過來)

4.形容詞用作動詞

素善留侯張良(與……交好)

秋豪不敢有所近(接觸)

5.形容詞用作名詞

今事有急,故幸來告良(急事)

君安與項伯有故(老交情)

6.動詞用作名詞

此亡秦之續耳(后續者、老路、覆轍)

五.古今異義

1.沛公居山東時(崤山以東)

2.約為婚姻。(兒女親家)

3.備他盜之出入與非常也(不同一般、意外變故)

4.將軍戰河北,臣戰河南(黃河以北,黃河以南)

5.而聽細說(小人的讒言)

六.特殊句式

1.財物無所取,婦女無所幸。(固定句式,“…無所…”即“…沒有被…”)

2.孰與君少長?(固定句式,…孰與…,…比較…哪一個…)

3.何辭為?(固定句式,何…為,“為什么…呢)

4.為擊破沛公軍。[省略句,為(之)擊]

5.若屬皆且為所虜。(被動句)

吾屬今為之虜矣。(被動句)

6.沛公左司馬曹無傷使人言于項羽曰。(狀語后置句)

其告以事。(狀語后置句)

7.今日之事何如?(賓語前置句)   

大王來何操?(賓語前置句)

沛公安在?(賓語前置句)    

客何為者?(賓語前置句)

籍何以至此?(賓語前置句)

9.所以遣將守關者,備他盜之出入與非常也。(判斷句)

人方為刀俎,我為魚肉。(判斷句)

《寡人之于國也》

【作品鑒賞】

《寡人之于國也》是《孟子梁惠王上》中的一章,是表現孟子“仁政”思想的文章之一。論述了如何實行“仁政”以“王道”統一天下的問題!梆B生喪死無憾,王道之始也”,“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饑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為文章點睛之筆,突出了文章主旨:只有實行仁政,才能得民心;得民心,才能得天下。這種“保民而王”的主張,實際也是孟子“民本”思想的體現。 

全文可分為三個部分。

第一部分(第1段),提出“民不加多”的疑問。戰國時代,各諸侯國的統治者,對外爭城奪地,相互攻伐,“爭地以戰,殺人盈野;爭城以戰,殺人盈城”;對內殘酷剝削,勞役繁重,破壞生產力。這就造成了兵員缺乏、勞力不足。爭奪人力,成為各諸侯國統治者的當務之急。梁惠王提出“民不加多”的疑問之前,自詡“寡人之于國也,盡心焉耳矣”,然后以賑災救民為例,申說自己治國勝于“鄰國之政”,“河內兇,則移其民于河東,移其粟于河內;河東兇亦然”。從兩方面描述救災的具體措施!安爨弴,無如寡人之用心者”,進一步突出梁惠王的自矜,為下文的“五十步笑百步”作鋪墊!班弴癫患由,寡人之民不加多,何也?”梁惠王希望更多的民歸附自己,孟子正是利用梁惠王的這種心理來宣傳“仁政”思想并想引導他實行王道政治的。

第二部分(第2-4段),分析“民不加多”的原因。孟子不直接回答“民不加多”的問題,而是用梁惠王熟悉的事例設喻,啟發對方,使對方容易接受!巴鹾脩,請以戰喻!笨偺嵋痪,然后舉出兩個逃兵“棄甲曳兵而走”的兩種情況。根據敗逃距離的遠近,提出“以五十步笑百步,則如何”的反問,進一步啟發,誘使對方在不知不覺中說出否定自己論點的話:“不可,直不百步耳,是亦走也!弊詈笠宰又プ又,“王如知此,則無望民之多于鄰國也”。這兩句忽然轉入正題,既回答了“民不加多”的原因,又揭示了五十步笑百步的寓意:梁惠王的“移民移粟”跟鄰國統治者的治國不盡心,實質上沒有什么區別,只是形式上數量上不同而已。這里暗示著梁惠王搞小恩小惠并不能使民加多,要使民加多,必須施仁政、行王道。于是文章就自然而然地由第二部分過渡到第三部分。

第三部分(第5-7段),闡述了孟子“仁政”的具體內容──使民加多的根本措施。

第5段闡述“王道之始”的道理。孟子認為,合理地發展生產,使老百姓“養生喪死而無憾”是實行仁政的開端,也是使民加多的初步措施!安贿`農時,谷不可勝食也。數罟不入洿池,魚鱉不可勝食也。斧斤以時入山林,材木不可勝用也!比M排句,提出了發展生產的三種措施,以及采取這些措施后所產生的效果。連用“不可勝……也”的句式,給人以吃不完、用不盡的感覺,大大增加了文章的說服力和感染力。接著又用“谷與魚鱉不可勝食,材木不可勝用”來小結前三組排句,又以這個結論為前提推出新的結論:“王道之始也!弊髡咴谶@里把三層意思、三方面的內容緊緊聯系在一起,并把“使民加多”的問題跟行王道緊密聯系起來。

第6段,闡述王道之成的道理。這一段,孟子進一步提出教養百姓,使民心歸順的仁政主張,也是“使民加多”的根本措施!拔瀹之宅,樹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雞豚狗彘之畜,無失其時,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畝之田,勿奪其時,數口之家可以無饑矣!边@三組排句又提出了發展生產的三種措施,以及采取這些措施后所產生的效果。這三種措施與上文的三種措施相比,顯然前進了一步,具有更強的主觀能動性。孟子不僅主張養民,還主張教民:“謹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義,頒白者不負戴于道路矣!弊髡咴谶@里連用四組排句,把自己的主張層層鋪敘,渲染得有聲有色,為梁惠王展現出一幅美好的前景。然后用“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饑不寒”兩句承上啟下,順理成章地得出“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的結論,與前文“王道之始也”相呼應。

第7段,闡述使民加多應有的態度。孟子批評統治者的虐政,從反面證明自己主張的正確。前兩段已經把行王道的道理講得十分透徹,這一段照應文章的開頭。梁惠王口口聲聲說“于國盡心”,可是“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檢,涂有餓莩而不知發”,哪里談得上“盡心”呢?“狗彘食人食”和“涂有餓莩”形成鮮明的對比,深刻地揭示了當時社會的不平等。接著作者針對統治者歸罪于歲的推諉,運用比喻進行駁斥:“涂有餓莩”歸罪于年成不好,如同“刺人而殺之”歸罪于武器一樣荒唐,害民的不是荒年而是統治者的虐政。最后兩句,“王無罪歲,斯天下之民至焉”,言簡意賅。不歸罪于年歲,而是要反省自己,革除虐政,施仁政,行王道,使百姓住有房,耕有田,吃飽穿暖用足,接受教育,懂得禮義,才能使他們歸服!八固煜轮裰裂伞被卮鹆碎_篇梁惠王提出的“民不加多”的疑問。

一. 通假字

1.則無望民之多于鄰國也(通“毋”,不要)

2.無失其時(通“毋”,不要)

3.頒白者不負戴于道路矣(通“斑”,此處指頭發花白)

4.涂有餓莩而不知發(同“途”,道路)

二. 重點字詞

1.河內兇(谷物收成不好,荒年)

2.鄰國之民不加少(副詞,更、更加)

3.直不百步耳(只是,不過)

4.數罟不入洿池(細密)

5.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檢(前一個為動詞,吃;后一個為名詞,食物)

三.重點虛詞

1.而

棄甲曳兵而走(連詞,連接狀語和中心語,表修飾)  

或百步而后止(連詞,表承接) 

然而不王者(連詞,表轉折)

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檢(連詞,表轉折)

涂有餓殍而不知發(連詞,表轉折)  

是何異于刺人而殺之(連詞,表并列) 

2.其

則移其民于河東(指示代詞,相當于“那”“那里”)  

移其粟于河內(代詞,代河東的)

無失其時(代詞,它們的) 

3.之

寡人之于國也(一說: 做主謂之間取獨用的助詞; 二說:做句中舒緩語氣用的助詞。)

則無望民之多于鄰國也(助詞,主謂之間取消句子獨立性)  

察鄰國之政(結構助詞,的)

王道之始也(結構助詞,的)  

填然鼓之(襯音助詞,無義)

樹之以桑(代詞,代“五畝之宅”)

申之以孝悌之義(代詞,指代百姓)

未之有也(代詞,代前面所說的事)

4.焉

盡心焉耳矣(句末語氣助詞)  

斯天下之民至焉(代詞 ,指代“王”)

5.然

河東兇亦然(指示代詞,這樣)  

然而不王者(指示代詞,這樣)

填然鼓之(形容詞詞尾,相當于“地”) 

6.于

寡人之于國也(介詞,對于)  

則無望民之多于鄰國也(介詞,表比較,比。) 

頒白者不負戴于道路矣(介詞,在) 

四.詞類活用

填然鼓之(敲鼓) 樹之以桑(種植)  五十者可以衣帛矣(穿)  然而不王者(稱王) 都是名詞作動詞。

五.古今異義

河內兇,則移其民于河東(指黃河以北,指黃河以東)

則無望民之多于鄰國也(不要希望)

是使民養生喪死無憾(供養活著的人)

六.文言句式

1.判斷句

(1)養生喪死無憾,王道之始也(語氣詞“也”,表判斷)

(2)然而不王者,末之有也(“……者,……也”,表判斷)

(3)非我也,歲也(語氣詞“也”,表判斷)

2.省略句

(1)(寡人)察鄰國之政,無如寡人之用心者(省去主語“寡人”)

(2)填然鼓之,兵刃既接,(士兵)棄甲曳兵而走(省去主語“士兵”)

(3)(國家)謹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義,頒白者不負戴于道路矣(省去主語“國家”)    

3.倒裝句

(1)則無望民之多于鄰國也(于鄰國多,狀語后置)

(2)申之以孝悌之義(以孝悌之義申之,狀語后置)

( 3)頒白者不負戴于道路矣(于道路女戴,狀語后置)

(4)未之有也(未有之,否定句中代詞賓語前置)

《項脊軒志》

【作品鑒賞】

歸有光的敘事抒情散文,最突出的特點是以平淡自然的筆調記敘日常生活小事,運用追敘、回憶、觸景生情、見物思人等方式,從瑣屑事件的敘述中抒寫出真切的感情,從平淡情景的描繪中表現出悠遠的意趣。這個特點在《項脊軒志》中表現得尤為顯著。

本文以項脊軒的前后變化為線索,寫出一系列家庭瑣事,表現了作者對家道衰落的惋惜心情和對死去的祖母、母親、妻子的深切懷念,也表現了作者年青時刻苦讀書、怡然自得的樂趣。

文章所記的一切,都緊扣項脊軒來寫,而以“悲”“喜”作為貫串全文的意脈。第一段寫項脊軒經過修葺和美化環境之后的幽雅可愛和自己在軒中“偃仰嘯歌”、自得其樂的情景,是從“喜”字立意,也反襯下文所敘項脊軒環境遭到破壞之可悲,引出對往事的無限追懷。第二段分兩層:第一層敘父輩分家,完整的庭院被分隔得雜亂不堪,項脊軒不再是一個讀書的幽雅所在。第二層以撫育兩代人的老嫗作為聯結,圍繞項脊軒回憶母親與祖母遺事,抒發自己懷念親人的凄側之情。這段從“悲”字立意。第三段寫“軒凡四遭火”的變故,雖“得不焚”,亦足見項脊軒命運之乖蹇。這是“悲”的內容的進一步補充。補記的一段,寫項脊軒后來又發生的變化,重點追敘與亡妻共同生活的情趣,抒發沉痛的悼亡之情,進一步增添了悲涼的氣氛。由于文章自始至終貫串著悲、喜的感情變化,又有項脊軒作為全文的軸心,所以一些看似散漫無章的生活瑣事就結成了一個有機的整體,形散而神不散。

作者善于抓住具有特征的語言、行動和生活細節來表現人物,從不同的角度把人物寫得栩栩如生,情態各別。對母親,寫她聽到女兒呱呱而泣時以指叩扉的動作和“兒寒乎?欲食乎?”的問話,突現了慈母對兒女衣食的無微不至的關懷。對祖母,寫她的“吾兒,久不見若影……”的愛憐的言辭和離去時的喃喃自語和“以手闔扉”的動作等,惟妙惟肖地表現出了老祖母對孫兒的疼愛和期待。對妻子,寫她的“時至軒中,從余問古事,或憑幾學書”,簡潔地表現了少年夫婦相依相愛的情狀;寫她歸寧回來時轉述小妹們的充滿稚氣的問話,不但傳神地表現了小妹們的嬌憨之態,而且生動地再現了夫妻依依情話的場面?傊,作者對于各個人物,都能分別抓住他們的特征,用寥寥幾筆描繪出他們的音容笑貌和真摯的感情,富于生活情趣,并從中表達出自己對親人一往情深的懷念。

縱觀全文,以“項脊軒志”起,以“項脊軒志”結,用一間舊屋作線索,將人、事聯系在一起。粗看,作者似乎是信筆而書、無拘無束、漫無章法,實則經過精心的提煉和嚴密的構思。內有身世之感和思親之情貫串,外有項脊軒變遷綰合,雖然全文所寫都是日常生活小事,追念的人又分三代,但是讀來卻無一點散漫瑣碎的感覺,反而顯得非常凝練和集中。

一.通假字

1.而母立于茲(“而”通“爾”)

二.重點字詞

1.室始洞然(才)

始為籬,已為墻(起初、先)

2.日過午已昏(超過)

大母過余日(看望)

人往,從軒前過(經過)

3.庭中通南北為一(整體)

先妣嘗一至(一次)

4.以當南日(太陽,名詞)

不能得日(陽光,名詞)

5.先是,庭中通南北為一(以前,名詞)

先大母婢也(去世的,形容詞)

先國家之急而后私仇也(以…為先)

仆之先人非有剖符丹書之功(先人)

6.得不焚,殆有神護者。(大概)

知彼知己,百戰不殆(危險)

思而不學則殆(精神疲倦而無所得)

7.后五年,吾妻來歸(女子出嫁)

江表英豪咸歸附之(歸附)

8.垣墻周庭,以當南日(遮擋、遮蔽)

他日汝當用之(應當、一定)

9.何竟日默默在此,大類女郎也(像)

10.吾從板外相為應答(偏指動作的一方,她)

11.聞姊家有閣子,且何謂閣子也(連詞,那么)

12.比去,以手闔門(等到)

三.重點虛詞



余扃牖而居(連詞,表修飾)

萬籟有聲,而庭階寂寂(連詞,但)

汝姊在吾懷,呱呱而泣(連詞,表修飾,地)

某所,而母立于茲(而通爾,你)

逾庖而宴(連詞,表修飾)



始為籬,已為墻(做、砌,動詞)

軒東故嘗為廚(作、是,動詞)

庭中通南北為一(成為,動詞)

吾從板外相為應答(向,介詞)

余既為此志,后五年,吾妻來歸(寫,動詞)



以當南日(連詞,用來)

以手闔門(介詞,用)

能以足音辨人(介詞,憑借、根據)

此吾祖太常公宣德間執此以朝(連詞,表承接,而)



日影反照,室始洞然(……的樣子)

然余居于此,多可喜,亦多可悲(然而)



又雜植蘭桂竹木于庭(介詞,在)

室西連于中閨(介詞,和、與)

其制稍異于前(介詞,比)



何竟日默默在此,大類女郎也(副詞,為什么)

賜也何敢望回(副詞,哪里、怎么)

開國何茫然(副詞,多么)

為之奈何(復音虛詞,怎么辦)

輕重固何如哉(復音虛詞,怎么樣)

君何以知燕王(憑什么)

四.詞類活用

1.名詞用作動詞

乳二世(撫養)

客逾庖而宴(用飯)

執此以朝(上朝)

吾家讀書久不效(取得效果,指考取功名)

前辟四窗,垣墻周庭(砌墻)

2.名詞用作狀語

雨澤下注。使不上漏(朝下)(從上面)

前辟四窗(在前方)

又北向(朝北)

東犬西吠(朝西)

室西連于中閨(在西面)

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親自)

五.古今異義

1.內外多置小門,往往而是(到處)

2.三五之夜,明月半墻(即十五)

3.余自束發讀書軒中(表示成童)

4.余久臥病無聊(無所依靠)

5.室僅方丈,可容一人居(一丈見方)

六.特殊句式

1.項脊軒,舊南閣子也。(判斷句)

2.其制稍異于前。(狀語后置句)

3.瞻顧遺跡,如在昨日,令人長號不自禁。(賓語前置句)

4.吾兒,久不見若影。(省略句,省主語“吾”)

《逍遙游》

【作品鑒賞】

《逍遙游》是《莊子》的代表作品,其中心思想是指無所依賴,絕對自由地遨游永恒的精神世界。這實際上反映了莊了要求超越時間和空間,擺脫客觀現實的影響和制約,忘掉一切,在主觀幻想中實現“逍遙”的人生觀。

第一部分,作者大筆揮灑,以描寫神奇莫測的巨鯤大鵬開端,一開頭就向我們展示了一幅雄奇壯麗的畫卷。接著,作者又假借所謂《齊諧》一書的話來證明他的描寫是可信的。那么,九萬里高空又是什么景象,究竟如何高遠呢?作者先以高空中只見游氣奔騰,微塵浮動來形容,接著以人仰視天空的經驗來比說,說大鵬在九萬里高空俯視下界,也如同下界的人仰視高空,只見莽莽蒼蒼,難辨其“正色

·語文課件下載
·語文視頻下載
·語文試題下載

·語文備課中心




下載本資料word文檔
(可直接打印)


點此察看與本文相關的其它文章』『相關課件』『相關教學視頻|音像素材


上一篇】【下一篇教師投稿
本站管理員:尹瑞文 微信:13958889955
台湾早期四级大全,黄动漫视频免费观看,男女下面一进一出无遮挡,久热久热在线精品观看